31小说网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445灭世魔君vs叛逆仙子(8)

1445灭世魔君vs叛逆仙子(8)

之前她也有用自己的血唤醒过沈昭慕,但那是吸血鬼祖宗一样的人物,倒是还好。这个就神奇了,她是从他还是一团气的时候,就见证了他到现在这个年纪的转化。要不是他和吸血鬼老祖一样中二的“吾”,叫她感知到了那么一点“老人家”的希望,她还真不想问这个问题。面对池芫的问题,少年微微想了下,池芫数了数,大概过了几分钟后,才听到他说——“不记得。”池芫:……她默默背过身去:没关系,神魔都能结合,这个位面一切都有可能,不就是,不就是……不行,她过不去自己良心这关!“你是仙界的人,为何会解开吾的封印?”少年用老成的口吻问着奇奇怪怪的女人。池芫又转过身来,她看了看手心,“你跟我的血契没了?”系统:你也太后知后觉了叭==池芫:他到底几岁,你告诉我?系统:……所以,宿主还在纠结年龄的问题:)也有宿主过不去的心理防线呢,真是稀奇。“吾不喜欢。”对于池芫的不答反问,少年不大高兴地蹙了蹙眉头。“你还没回答吾。”“行,回答之前,你先跟我学学怎么自称——别‘吾’来“吾”去的。”少年噎了下,“好的,我。”这么乖?池芫眼睛一亮,又将手伸出去,“那,血契再来一个?”典型的蹬鼻子上脸老玩家了。这回,少年却不肯了,“吾——我是魔君,这天地间,没有束缚我的存在。”更别说,和仙缔结血契了。魔君?池芫眼睛更亮了,“你是魔君?”沈昭慕矜持地小幅度点了点头,将池芫伸出来要捏他脸的手,轻轻拍掉。“你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你知道自己是谁,怎么不知道几岁?”又绕回了年龄这个不解的难题了,系统还以为宿主会因为魔君的设定,而放开年龄限制呢。沈昭慕定定地望着她,然后语气缓慢平静地道,“我是不记得,自天地初开时,我便存在了。”自然是不记得多少岁。池芫膝盖一软,差点给跪了。她拎起脚边装晕装了半天的小鹤,扶着他的肩膀,用力地掐了下对方的胳膊。听见小鹤呼痛,她才镇定地点点头,表示懂了。“那还真是……老得记不住了哈。”这得多大年龄,居然是这个位面的天地初开之际,便存在的老古董了。盘古听了想再劈一次天地的程度。听到这个“老”字,少年模样的老古董不大开心地嘴角下沉。“你还没回答我第一个问题。”仙界的人,怎么会去解除魔气的封印,这不是背叛仙界的举动吗?魔族的人,是不会背叛族群的。虽然,他的族人,好像如今没有了。这魔执拗起来还真是不好应付哈,池芫揪了揪自己的衣摆,叹了声,就绘声绘色地将自己如何被贬下凡,又是如何因为提升修为而被追杀的经历告知给这个披着少年皮,却有颗老祖宗心的沈昭慕听。结果,对方听完后,好看的眼睛里写满了鄙视。“该。”就一个字,很轻描淡写的口吻。池芫瞪了他一眼,魔君大概是第一次被瞪,觉着新鲜,也学着池芫的样子,瞪了回去。“……”“再冒昧问一句……魔君你为何从万魔本源的气体中诞生?”这是池芫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了。明明原来剧情中,魔气解体,孕育出万魔来。但是眼下这剧情是崩到天道估计都要竖起大拇指说一声“离谱”的地步,她想来想去,这问题只能是出在她身上了。原身解除封印的步骤,貌似没有她的多。“万魔本源乃吾,吾乃万魔之根本。”沈昭慕手负在身后,看着这大殿,想起池芫说的,又换了自称,“原本解除封印,魔气自动解体,万魔重回六界……但你却将自己的血和法力给了我,魔气凝聚,我便重获新生。”池芫听得一知半解的,她琢磨了下,才道,“也就是说,万魔出,你无,而你出世,万魔便不会出现,对吗?”沈昭慕点点头,眼里总算是有了点对池芫的肯定。这坑爹的设定!池芫脸一垮,看着他,这回换她嫌弃了。“搞半天,你是个光杆司令,一个兵都没有的魔君?”她这靠山靠得住吗?一个是仙界叛逃的罪仙,被仙界追杀,一个呢,是刚回来世间,不被六界所容,只有年纪没有阅历的小白……魔君。这样的组合,谁看了不说一声,凄惨呢。魔君对她这个形容持反对看法,“万魔在时,一盘散沙,我以魔气存在于他们之间——但我降世,魔族所有的力量,皆在我身上,这天地六界,没有谁是我的对手。”所以他不认可她说的,光杆什么司令。魔族,向来单打独斗。这话一出,池芫精神了,这好啊,无敌了。她不禁与有荣焉地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孩子,不,魔君大人,你是不是还能长大?”下意识对着一张小鲜肉的脸喊了“孩子”,池芫叹气,她还是喜欢成年版的沈昭慕。这口气刚叹完,面前的少年,就忽然又拔高了。真的长大了。“……”你是真的听得见我的心声吧。眼见他还要长,池芫立马按住他的手,“停停停,和我差不多年纪,人类成年人的年纪就可以了!”她不想对着老头子的脸谈情说爱的。沈昭慕五官更立体了些,褪去了少年气,他的气息更加冷冽,却没有锋利了,多了些深沉莫测。那漆黑如墨的眼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哦。”他真是个好说话的魔君,池芫想。“妖?”刚这么想,就见男人伸手将她身侧的小鹤隔空抓起来,然后另一只手一抬,一把火升起,“饿了。”池芫眸子瞪大,看着那边直呼救命的小鹤,忙抱住了男人的腰,将他的手摁下去。“别,别,我给你做饭,这个吃不得,吃不得!”她收回,这哪里是好说话,这是天然黑,反应慢而已!沈昭慕略显失望地将小鹤放了,“妖,可以进补的。”还煞有介事地望着池芫,像是科普似的,和她解释。池芫扶额,“别补了,你都天地间无敌手了,我们吃点阳间的东西好不好?”(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