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我真的很低调了 >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七溪山之战,拉开序幕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七溪山之战,拉开序幕

东方白对楚铮的吃惊表情很是满意,得意洋洋道:“我就说了,等我长大了就能变得更厉害!”

说着她又轻叹口气:“都怪你,总感觉,我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没法子像以前那样说话做事了……”她说的以前,自然不是指十四岁时的剑灵状态,而是铬印在她灵魂里的原本的十七岁时那冰冷孤傲、嚣张威严的少女状态。

楚铮想到她刚刚完成“成长加速”后的神色,确实与二十岁时的状态有五六分相似。

“你这样就挺好的,没必要变回从前的你。”楚铮觉得东方白二十岁时的状态像极了曾经的他,冷漠无情、血腥强大、几乎封印了作为一个人的感情。

对于经历过类似黑暗阶段的楚铮来说,还是眼前这样一个鲜活的灵魂更让他感觉珍惜和温暖。

“这样呀……”少女偷偷地瞟着他:“你更喜欢我这样?”

“对。”

少女昂起头,正好就对着楚铮。楚铮下意识地伸手揉揉东方白的秀发。

少女的发丝又细又滑,手感很好,而且也变长了不少。

“那好吧。”东方白也觉得目前这样与楚铮相处更舒服,她嘿嘿笑着眯起了眼睛,一如往常般倚到楚铮怀中,继续津津有味地吃着糕点。

感觉怀中的少女比以前高了不少,楚铮才意识到东方白现在这年纪这样的心智,比郭襄还要大些,自己再做这样对待小孩子的亲昵动作是不是不太好……

但见她依然如以前的猫儿般粘着自己,便哑然失笑,不再考虑这个问题。

“话说何澜儿以后也会和你一样忽然长大?”

“不会。她和我不一样。”

楚铮想起游戏提示,这“加速成长”应该是东方白专属的吧。不知道何澜儿的专属特殊状态又是什么?

……

这边楚铮和东方白在悠闲自得地说着话,那边的晨曦城里却像是被捅了的马蜂窝般,乱成了一团,一片兵荒马乱。

那句声传全城的“楚楼钧在此,谁敢与我一战”,惊醒了这个刚要沉睡的城池,更在所有人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不知多少高手强者从被窝里钻出来,匆匆穿衣外出,甚至连城里的百姓都小心翼翼地讨论起来。

“楚楼钧”的名字近来实在响亮得过份,用“如雷贯耳”来形容都嫌不够,特别是在汉人中,从三岁小孩到八十岁老翁,不管是江湖中人还是普通百姓,几乎都听过他的大名和传奇事迹。

这个从出道以来就迅速崛起、以无敌之姿威凌天下的年轻人,不但打败了不可一世的上官金虹和逍遥侯,更是如日中升的少帅军最高领袖,是无数人公推的“无敌统帅”、“天下第一高手”。

如果说“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号让庸者敬畏、让强者心生挑战之念,那“无敌统帅”的称号却让无数有志争霸天下的枭雄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当初楚楼钧在梁都守城战中一人未折便轻松大敌万余敌人、在擂鼓山单人独骑大破李子通精锐的战役,被越传越神,几乎被传了卫、霍一样的无敌神将。

对于李阀、蒙古、神龙教、倭国等少帅军的潜在敌对势力来说,“楚楼钧”完全成了欲除之而后快的头号目标人物。

不说他击杀他能获得何等惊人的名声威望,光是想想击杀这个少帅军的灵魂人物后能对少帅军造成多大的精神打击,就值得冒一切的险、付出巨大的代价了。

只是这楚楼钧在青石小镇惊鸿一现后就失去了踪迹,据闻是与逍遥侯一战后受伤极重,回梁都养伤去了,让各大敌对势力老虎咬龟无从下口ꓹ 谁都知道梁都是少帅军的大本营,城里的军民几乎都是楚楼钧的死忠,连安插个细作内应都难于登天ꓹ 更别说派出绝顶高手去刺杀了。

但现在上天给了他们一个绝佳的机会!

楚楼钧竟来到了晨曦岛!而且几乎可以肯定是孤身前来的,就算有同伴也绝不会多ꓹ 因为进入这个海岛的所有码头都被李阀和神龙教的联合水师封锁了ꓹ 这段时间绝没有别的船只登岛。

至于楚楼钧是易容乔养混在船只里进入岛屿的,还是别的什么方法、甚至他来晨曦岛有什么目的ꓹ 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不但来了,还不知死活地公然约战ꓹ 暴露了自身的位置!

这简直是立起了靶子让人来围杀啊!

当然ꓹ 也不是没人怀疑过这喊话者并非真正的楚楼钧,而是有人冒名顶替的,但光凭这声传数里的高呼声就足以证明其实力极为强大ꓹ 再加上当轻功极佳的探子攀上“七溪山”ꓹ 确认了喊话者的相貌和服饰后,薛万彻就几乎可以肯定ꓹ 在“七溪山”上的确确实实就是楚楼钧!

激动的薛万彻几乎是用吼的方式召集起麾下高手ꓹ 还派人去请蒙古、神龙教和倭国的绝顶高手们,以百万巨赏为诱ꓹ 务求今晚一举将这嚣张的楚楼钧包围击杀。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ꓹ 不但几大势力里的知名高手打算奉命出手ꓹ 连薛万彻府上的客卿高手们都蠢蠢欲动起来。

楚楼钧固然是威名在外,但对于武林中的绝顶高手而言ꓹ 哪个不是自负过人的狠角色?楚楼钧再厉害也只是传闻里厉害,未“眼见为实”之前都只会认为是“耳听为虚”。

再说了双手难敌四拳,岛上有如此多的绝顶高手,哪怕是车轮战都能把楚楼钧累倒下!

于是人人踊跃个个争先,无数的火龙从晨曦城中聚集,又向着七溪山方向合围。

站在山顶上的楚铮和东方白看着大批火龙围向脚下的七溪山,情景倒颇为壮观。

七溪山只是晨曦城后面的群山之一,并不算大山大岭,高也不过一百余丈,只是山石嶙峋颇为崎岖,无法派大军登上去,连轻功差点的都攀不上去。

李阀空有两千精锐,也只能抽调大半人马在山脚下布防,多修筑些拒马鹿角,避免楚铮逃脱。

等山脚下被火把的光亮照得光如白昼时,数百外武林高手开始陆续攀向七溪山的峰顶。

峰顶上的空间并不大,也就方圆十余丈,满布尖石,积雪皑皑,站不了太多人。

最终只有数十个自负身手了得的绝顶高手落在山石之上,与楚铮、东方白对峙,更多的人停留在了半山腰上,充当拦截楚铮逃跑的道道防线。

夜色越来越深,气温降低,呼出的气体都成了小水滴状的白雾。

漫天纷飞的雪花遮挡视野,山顶之上只有十来只灯笼,光线远不如山脚清晰。但有资格站上来的都是眼力超群之人,自然能看清场上的局势。

只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相貌俊逸的年轻人在风雪中负手绰然立于最高的岩石尖端,那岩石尖端不过指头大小,湛蓝色的披风被寒风吹得猎猎作响,他的人却稳如泰山,没一丝一毫的晃动。

这份静如山岳的大宗师气度,让到场的各大高手们都暗暗提高了警惕。

年轻人旁边的岩石之上还站着个身着白色镶金边、仙里仙气纱裙的俏丽少女,盈盈一握的腰身上束着华丽的锦带,纯白的披风迎风招展,同样极有气度。

不同的是,少女好整以暇地抱臂而立,神色淡泊,眸子中透着轻蔑、嘲弄与傲慢,仿佛视眼前不断集结、杀气腾腾的各路强者不过是插标卖首、土鸡瓦狗罢了。

各路高手无不心生怒意与杀机,狠狠地盯着楚铮和这白衣少女。

但谁也没轻举妄动,更没一哄而上将两人乱刀分尸。

事实上到了如此高层次的宗师级交手,人数已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了,只有同级数、配合默契的绝顶高手才会在群战中做到以多欺少,充分发挥人数优势,不然人越多只会越添乱,特别是在这样地形复杂、空间狭小的环境中。

能登上峰顶的自然都是明白这道理之人,所以只是隐隐形成合围之势,防止楚铮逃跑,静候出手良机。

楚铮扫了眼已来到山顶的敌手们,能清晰地发现有将近四分之一是倭国人,最多的还是李阀一方的人马。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很快,又有十余人登上了峰顶。

为首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脸色红润,没半点皱纹和老人斑,而且腰身笔挺,丝毫不见驼背,双眼更是锐利如鹰,顾盼间让人不寒而栗。

隆冬腊月,但他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青袍。别人攀上这陡峭的山峰,大多数都不得不伸手借力,但这白发老者仿佛随风飘了上来,竟连膝盖也没弯曲。

光是这份诡异却踏雪无痕、几乎能御风而行的轻功就足以惊世骇俗了。

他身后还跟着十几人,当先三人都是奇形怪相。一人貌如僵尸,手持哭丧棒;另一人高鼻深目,卷发黄须,却是个一身珠光宝气的胡人;第三个更奇特,是个双脚折断,靠拐杖走路的深肤色异族人。

楚铮只看了一眼,就猜到这多半是蒙古一方的顶尖高手。

白发老者应该就是玄冥二老的师父百损道人,而后面那三个怪人,应该就是潇湘子、尹克西和尼摩星了。

不过蒙古方面的高手到场后并没出面,只是饶有兴趣地站在角落里,打量着楚铮和东方白。

楚铮又等了一会,见再没有人上来了,不由皱皱眉,今晚他置身险地,目标只有薛万彻和伊贺志野,但眼前这些人中显然没这两人,不知道是在山脚下等着,还是压根就没到这七溪山来?

不过也无所谓了,杀败这些渣渣后再入城去找就是了。

这时李阀高手人群中走出一个白衣书生模样的中年人,他上前两步站定,抱拳客气道:“久闻楚帅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气度非凡。在下徐书臣,仍薛大将军府上师爷,特地奉薛大将军之命,请楚帅下去歇息。我们薛大将军说了,难得楚帅大驾光临本岛,实在荣幸,定会好好招待。”

楚铮看他走路的步伐就猜出顶多只有六百分左右的武学评价,名字也不在情报中的绝顶高手之列,对于这些蚁蝼他连正眼也懒得瞧。

他淡淡问道:“来送死的就你们这点人?不是说倭国还有个什么狗屁宗主?怎么没见着人。”

白衣书生神色一僵,冷着脸不再说话,退回人群中,马上便有人怒喝起来:“姓楚的,你口气未免太大了!就由我伍兴霸来先领教你的高招!”

李阀高手中的一个壮汉排众而出,跃上大石,他身法轻盈,但双脚落在大石之上时,竟发出“轰隆”的巨响,雪花与碎石飞溅,坚硬的大岩石立时被他踩出了两个深深的脚印。

岩石坚硬又易碎,想踩碎它固然不容易,想在上面留下这样清晰的脚印更难。

难怪敢第一个上来挑战,这份刚柔并济的内力便显示出其过人之处来。

听到四周响起的惊叹声,伍兴霸脸有得色,先是轻蔑地看了眼东方白,目光便落到楚铮身上,瞪眼喝道:“听闻楚帅的独孤九剑天下无双,伍某特请讨教!”

他这态度却激怒了东方白,少女冷哼一声,黑玉般的眸子中闪动着杀机:

“独孤九剑算得上什么?本座面前,有你说话的余地?”她掏出绣花针般大小的细剑,但见纤柔的白影一闪而逝,等众人看清时,她已回到了原地,仿佛从没离开过。

那伍兴霸人还立在大石之上,这时却瞪大了双眼,满脸的惊恐,眉心间忽然喷出一股细细的鲜血,壮硕的身体便随之轰然倒下。

他原本就站在崖边,这下直接滚落山去,传来连串的惊呼声。

山顶之却陷入了一片死寂,人人都不可思议地望着东方白。谁也没想到,这个站在楚楼钧身边、秀气娇柔的白衣少女,武功竟高到如此可怕得地步,一招之间便杀了薛大将军府上颇有名声的绝顶高手、绰号“拳碎山河”的伍兴霸!

楚铮看在眼里也暗暗点头。

这伍兴霸不过区区六百五十分武学评价的实力,怎可能是东方白的对手?而且东方白刚才展示出来的葵花宝典神功显然又有了大的进步,诡异迅捷至极点,而且没半点风声,飘忽如鬼如魅,恐怕连九百分武学评价的返璞归真级绝顶高手也难以轻松避过。

哪怕是现在的阿飞,遇到东方白也要落于下风。

不过敢混这口饭吃的,自然有缺悍勇之徒,立时又有五人同时怒吼着冲了出来,直扑东方白。

这五人显是同门师兄弟,使的都是单刀,而且配合得不错,刀光漫天,眨眼间便掠过数丈空间,向着东方白攻去。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