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六零之公派丈夫 > 第216章 强留熊孩子樱桃执意挽留,可熊父子居……

第216章 强留熊孩子樱桃执意挽留,可熊父子居……

邓昆仑今天在秦钢设计院,他现在是这儿的总工程师,这会儿跟秦露,吴晓歌等人在一块儿,聊交接工作。

忙碌了一天,到下班的时候,他单独把秦露喊到一边,低声交待了一些事情,然后转身走了。

金技等秦露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就把她堵在一间房里了,冷冷说:“秦露,你俩聊的什么,我看博士对你很不寻常。”

“要你管?”秦露冷冷说:“金技,离我远一点,我会等毛靖出狱,然后跟他结婚的,你有管我闲事的功夫,回家看看孩子吧。”

博士跟秦露谈的,是要规划,并着手设计一批m国最先进的,关于刺绣方面的绣花机,以及织布机来,而这些东西,显然,是博士给妻子苏樱桃的车间准备的。

她的轻工车间,眼见得发展的越来越好,基础设施就必须跟得上。

博士在这方面,给予苏樱桃的关怀和体贴,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见的男人越多,秦露就发现,赤诚的男人很难得,就比如博士这样的。

要这个世界上,要全是金技,刘伟民,刘振这样的男人,她就要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但还好有毛靖,有吴晓歌,博士这样的男人,既专业,又赤诚,而且实实在在,是拿她当能够平起平坐的同事来看,这也是秦露一直在犹豫,想走,又走不了的原因。

……

博士是在秦钢设计院的门口,碰上的熊司令和熊部长。

而这时,熊光弼被他们打发苏樱桃家,留了下来,正在吃晚饭。

熊司令其实是想开口,把熊光弼留在秦工,至少一年,让苏樱桃好好帮他调调身体,规范一下孩子的言行举止。

刚才来的路上,也跟大儿子交流过这个意见,大儿子也很愿意,毕竟老二两口子都被抓了,孩子也没人教育,他自己的小家,也是一团乱麻。

当然,他们俩觉得博士肯定得答应。

因为就在前阵子,熊司令还通过自己的关系,帮博士摆平过一件关于一个老物理学家伤人,而且还是打伤小h兵的事情,虽然博士也花了钱,但要没有熊司令,那个老物理学家,因为伤人事件,至少要被判二十年的刑。

结果等博士上了车,聊起这个想法的时候,博士却断然拒绝了。

“不不,熊老,您怕是对我的妻子有很大的误解,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事业型的女性,而非只在家里带孩子的家庭妇女,更何况我们家已经有三个孩子了,我们不可能多要你家的孩子,哪怕一天!”

“一个学期就可以了,我看光弼在小学里完成的作业非常好,身体也胖了,今天居然还自己提东西。”熊司令堪称低声下气了,打了二十年仗的老将军,这已经是他收敛着脾气,好声说话了。

毕竟,孙子的改变是实实在在的,让他不得不低声下气。

但博士特别的固执:“不,一天都不行。她是秦城重工唯一轻工业生产线的发起人,也是创造人,那一套关于东方美学的产品,就是她盯着,一手搞起来的,您这样说,是对她极大的不尊重。”

这话语气太重,熊部长也不高兴了,语气颇硬的来了一句:“是,博士,你妻子的产品是很好,但除了外交它一无用途。而我刚才,才订了您的妻子整整300件货品。”

“所以您这是打算威胁我?或者说,作为对外贸易部的部长,您是在向我暗示,这是一个人情,而非您真正欣赏东方艺术,并且由衷的认为,国际社会的人,也会喜欢它?”博士向来有话直说,而且不论在谁面前,尤其是领导面前,说话语气更重。

俩父子给博士怼的对视一眼,哑口无言。

而且熊部长是什么身份,要不是为了孩子,他们父子怎么可能在博士面前,如此低声下气。

但问题是,不论你身份地位再高,哪怕领袖,在面对孩子的老师的时候,不也得谦虚请教,放下身份?

“要不就再留三个月吧,我是真觉得,光弼这一回改变特别大。”熊司令想了又想,于是说。

在博士心中,关于苏樱桃的轻工车间,生产线,在设计上,他是有着一系列的规划的。

还记得本吗,那个又凶又坏的老头,他原来得的是肝癌,以为自己马上得死。

但是做完手术后,奇迹般的居然好了。

在大洋彼岸,他一直观注着博士,而曾经留在西方的那些华国人,也在关注着博士,关注着像博士一样的东方归客们。

苏樱桃的东方艺术,是联结国际社会的纽带,是能让华国尽快走向国际,融入国际的,新华国的丝绸之路。

这时苏樱桃的工作,就由为重要。

难道说熊司令和熊部长不知道,尤其是熊部长,在这种时候,他怎么为了私人利益,再给苏樱桃多增添负担?

所以车到了小白楼,邓博士下了车,看见熊光弼在客厅里跑来跑去,直接就来了一句:“大概今天晚上没有安排你们的饭,天色也还早,不如你们早点上路?”

熊司令俩父子在这种情形下,格外的尴尬。

当然,熊部长不可能说答应好的,要买的礼品现在就退掉,但是,他心里不舒服。邓博士这样做,让他们父子俩特别难堪。

说白了,熊司令毕竟是老首长,来秦工,一顿饭都蹭不到,就给邓昆仑下了逐客令,他都想发脾气了。

好在这时,苏樱桃出来了。

“你们回来了,进门吃饭吧。”她说。

邓博士提前两步上了台阶,低声说:“他们想留下熊光弼……”

“我懂,你先去洗手,吃饭。”苏樱桃说。

熊司令俩父子也进门了,但是脸色依然很不好看。

“光弼,汤姆在盛饭,你去端饭。”苏樱桃说。

所以说,为什么熊司令俩父子想把熊光弼留下来,在家里的时候,从来不端饭,不盛饭的孩子,这就跑厨房端饭去了。

家里来了客人,而且还是熊司令和熊部长,徐俨过来紧急支援,正在厨房里炒牛犊肉,出了锅,熊光弼非得自己端出来,一摇三晃,在熊司令生怕孩子要洒了的目光中,把一大盘牛犊肉端出来,放桌子上了。

“爷爷,来吃饭,这是我婶儿炒的牛犊肉,你尝一口,特好吃,不给我钱我也能吃三碗。”熊光弼说。

虽然博士**,冷冰冰,但是眼见得,熊光弼这孩子脱胎换骨了。

苏樱桃说先把饭端给爷爷,他立刻就把饭碗捧过来了。

而这时,熊司令和熊部长对视一眼,尤其是熊部长,一下子拿了苏樱桃那么多东西,这时候作为一个人情,要求她再带熊光弼一段时间,很正常吧。

要不然,生意很可能就这一次,华国没有好礼品吗?

茶叶、中华烟、茅台酒,不也是外宾们最喜欢的礼品

不过,苏樱桃肯定不可能给他们张嘴的时间,大家一起坐了,她端起碗,突然就问熊光弼:“光弼,你觉得婶儿好吗?”

“不好,凶,讨厌!”

“那要是我们留你住一段时间,你愿不愿意?”苏樱桃又说。

真是奇怪,熊光弼一直想爸爸,想后妈,但在这一刻,在苏樱桃这样问的时候,他居然毫不犹豫的,就脱口而出:“要!”

熊司令俩父子的脸上顿时又是一喜,而博士呢,差点没跳起来,端着碗,看着苏樱桃。

“那你跟婶婶说说,在首都,有没有像婶婶一样,你特别讨厌的人,尤其是女同志,说出来,婶婶帮你收拾她。”苏樱桃又说。

这还真有,熊光弼举起手了:“大妈妈,就像你一样讨厌,我大伯都要跟她离婚了,哼!”

“为什么?”苏樱桃紧接着追问。

熊光弼很认真的说:“因为她跟我后妈关系不好,而且还老跟我后妈吵架,她在外交部工作,不好好干自己的工作,总是挑我后妈的刺儿。”

苏樱桃不说话了,但是转头,看着熊部长。

熊部长当然有妻子,而且就在外交部工作,就好比孙静静是家里得意,优秀的儿媳妇,他的妻子,也就是熊光弼的大伯母,为人刻板,一板一眼,因为俩家并没有分家,她工作也清闲,在家里呆的时间多,跟孙静静俩就老是合不到一起。

熊大伯的女儿已经长大了,在工农兵大学上学,家里就光弼一个孩子,又还是男孩,全家难免拿他当颗眼珠子,毕竟人嘛,年龄大了,谁不喜欢孩子。

当然,为了熊光弼的教育,大伯母也时不时的要跟熊司令,熊大伯等人说几句。

要他们做做主,该训,孩子得训,该收拾,孩子得收拾,在她看来,熊光弼实在太皮了点儿。

但孙静静既优秀,又疼孩子,熊大嫂教育孩子太严厉,而且跟孙静静闹不到一块儿,家里的男人又都向着孙静静,别看家务事小,但很多时候,拖垮婚姻的正是家务事。

开始的时候,熊大嫂还说几句,后来怎么劝,丈夫和公公也不听,反而时不时指责她几句,她也就渐渐不说话了,而且,跟丈夫的关系也越来越差了。

熊部长跟妻子的婚姻,现在在岌岌可危的边缘,只差要闹离婚。

但是当熊光弼这个熊孩子,当着大家的面,说苏樱桃就像他大伯母一样讨厌的时候,熊司令和熊部长的心里,又该做何想?

既然要吃饭,当然大家就不说话了。

而吃完饭之后,熊司令其实还想再跟苏樱桃开一次口的。

但是熊部长去在他父亲面前摆了摆手,就说:“走吧,爸,咱们带着光弼,还是走吧,回首都,我找个人给咱们教孩子。”

事实摆在哪儿,孩子不喜欢的,讨厌的,甚至要在大人面前告状,觉得的不好的那个女人,才是真正能教育好他,并且为他好的。

相比之下,孙静静那种一直在被孩子夸,孩子爱的,才是把孩子惯坏了的人。

熊部长因为家务事,跟妻子闹的都快离婚了,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

他甚至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过错方。

这一回,苏樱桃其实什么都没说,也不过一顿饭而已,也不过是,有个女人对他们家唯一的男孩子非常严厉,并且可以说,毫不留情面。但是,却在他们没干涉的十天里,让这个熊孩子来了个脱胎换骨的大改变而已。

但他突然省悟到,一个严厉,并且愿意管教孩子的女人有多么的难得。

而他们父子三个人,在此之前,一直偏向着孙静静,甚至,很可能妻子就是看着他们做了很多错事,对整个家庭心都凉了,才会提出离婚的。

这一回,他打算回去之后,好好听妻子说说话,给她敞开心肺的谈一谈。

并且,诚恳的请妻子教育一下熊光弼。

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想改正,而熊光弼,大概是唯一能让他和妻子的婚姻危机,能够被化解的契机了。

“怎么办呢,要不,你们把光弼留在这儿?”苏樱桃泡好了茶,又说:“我们非常欢迎他再住一段时间。”

博士要吐血了,他分明知道的,妻子可不喜欢熊光弼,天天掐着手指算日子,就是想把他送走。

可现在,熊家父子想留下熊光弼的意愿是那么的强烈。

妻子还邀请,要留下这孩子,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她这到底是怎么啦?

这不,就在博士无比焦急的时候,熊部长却说:“算了吧,等假期有机会,我们会让光弼来玩儿的,但现在,这孩子我们必须带走,首都有个女同志,会像小苏一样,好好教育光弼的。”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苏樱桃也是冒着险的,毕竟,万一熊部长真留孩子,她岂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人可以在大人面前玩心机,但在孩子面前不能。

她收了笑,伸手握上熊部长的手,一字一顿说:“在我小的时候,也不懂得如何分辩好坏,但毕竟我现在长大了,回头再看,规正我的言行,随时在教育我,我训斥我的人,才是对我好的。从我身上占便宜的人,让我知道了公正和公平有多重要,故意从我手里抢机会的人,才让我懂得该如何珍惜手里的机会,那些看我笑话的人,让我明白尊重他人有多么重要,所以,我倒觉得,人应该珍惜生活中那些让我们讨厌,甚至害怕,不喜欢的人,您说呢?”

“您说的特别对,小苏同志,我保证我们会教育好光弼的,那么……光弼,走吧,等到放假的时候,只要博士夫妻愿意,我们再送你来这儿,好吗?”熊部长说。

这就走啦?

熊光弼是要奔向亲爹和后妈的,提着自己的小包,走的很愉快,一直在回头跟汤姆说再见。

出了门,上了车,在车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不讨厌,不恨苏樱桃了。甚至,他得跟苏樱桃说好,要做邻居的呀。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车已经开了。

于是他趴在后窗户上,不停的拍打着窗户,而熊部长呢,坐在前面,默了许久,年龄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慢慢就抱上了脑袋,深叹了口气:他的妻子,就是一个严厉,刻板,甚至有些苛刻的女人,总是在规劝他的言行,也经常说一些孙静静这样做,那样做,很多事情不对的话,他们的孩子长大了,夫妻之间没了融滑,他总觉得妻子让他烦,可现在回想,他曾经多么误过自己的妻子啊。

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是流传了几千年的话,可惜,哪怕流传了千年,他这把年纪了,都不明白。

……

再说博士,全程脑袋都是懵的。

分明熊家父子跟他说,一定要留下熊光弼,甚至为此,熊司令那么爆的脾气,都不惜在他面前低声下气,就为了留下孩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妻子执意挽留,可他们父子居然把孩子带走了。

谁能告诉博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https:///book/10/1028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