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枷锁 > 70、第 70 章

70、第 70 章

桌面上的两匹大红色织锦, 沐浴在打窗屉里投射而来的曦光中,流光溢彩。

林苑坐在案前半晌未动。

田喜小心翼翼的拿过其中一匹,摊开约莫巴掌大的宽度, 满脸挂笑的往她的方向呈了呈。

“十日的时间是赶了些,太子爷也怕累着您,说是上面花纹不必绣的多么繁复,简单勾勒些金线上去就可。您看, 得闲的话, 要不动动针线?”

林苑目光投向那艳红绚丽的织锦。

艳色夺目, 经纬细致, 触摸应也是无与伦比的细腻温软。

良娣是妾, 却要做正妻的派头绣红盖头, 逾制又放肆。

日子偏又选择符家忌日的第二天。

他的动机是什么她不清楚, 可其中掺杂的对符家的恶意, 却是让人能真切感知到的。

她移开目光, 望向窗外纷纷扬扬的飘雪。

红与白, 两种极端的色泽, 仿佛隔开了两个不同的天地。

“许久未动针线, 手也生了,不妨让人替劳吧。”

听了这话, 田喜不免窒了下。

“哎哟瞧您说的, 您便是捏着针线随意勾勒两下,却也比那些粗手笨脚的仆妇们强上百倍, 千倍。”边说着,他边展开那流光溢彩的织锦给她看:“您瞧瞧,这贡锦料子柔软顺滑,罗织的锦丝又细密, 真是上上等的绝品,便是宫里头也少见的。除了您呐,其他人就算摸上寸许都没那福气。”

“真是手生了。” 她半阖眼帘:“田公公还是收起来罢,左右也用不着这个,不绣也使得的。”

田喜听了不免想叹气,这如何使得呢?

仔细放下手中织锦,他双手搭握在身前,自然微躬了身子,好言相劝道:“太子爷盼着呢,您好歹还是绣个吧。要真撂了手不做,让太子爷的意愿落了空,您自个想想,他可是能善罢甘休?届时又少不得会横生些枝节,甚至会闹出些您不愿意见到的场面,您觉得这又是何苦?”

他又伸手将那织锦往她面前轻推了推。

“您动动手,不过几下裁剪、缝制的事,又何必闹得场面难看。您说呢?”

外头的飘雪渐大,苍凉的白色落入她双眸,逐渐湮没了她眸底的颜色。

她转过眸来再次望向那红的浓艳的织锦。

“良娣盖红盖头,岂不逾制?”

“不逾制,不逾制。”田喜说的甚是肯定:“旧朝的规矩怎能延至新朝?按照咱新朝的章法,这些完全合乎规章法度,不逾制。”

田喜说的煞有其事,可他们皆知,这话也不过是随口扯出的遮羞布罢了。他说的不信,她听的也不会信。

林苑在案前沉默坐了会,最终还是伸出手来,拿过另一旁备好的花剪与金线。

“既然太子不嫌谕制,那我绣便是。”

田喜大松了口气,赶忙在旁殷勤的帮摊着料子。

“怎会嫌呢,太子爷喜都来不及。”

御书房里,奏折翻动的声音不时响起。

“弃旧朝旧制,启用新朝新规?”

圣上指着那奏章上的内容,回头看王寿:“你瞧瞧他说的一本正经的,有理有据,煞有其事。纳良娣的事想要大操大办他就明说,何必整这花里胡哨的,特意来碍朕的眼。”

王寿没应声,低眉顺眼的立着。

圣上随手将那奏折扔在御案,抖着花白胡须,不冷不热的笑几声。

“纳个良娣就是这么个规制,将来要娶太子妃,岂不是要参照迎娶王母娘娘的规格来?”

王寿轻手轻脚的上前给他捏着肩背。

“圣上消消气,您还不知太子殿下,从小到大都是恣肆惯了,唯我独尊的主,哪里容得旁人压他一头?因着符家,太子胸口的这口气迟迟未顺,如今若能压了回去将这口气顺下了,其实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气顺下?”圣上莫名重复了这几个字,突然哼笑了声:“他要真能顺下,朕还真敬他是条好汉。”

王寿只当圣上对太子依旧不满,遂又劝道:“太子秉性纯孝,待您是敬重的。虽说太子殿下如今行事肆意了些,可说来也怪不得他,都是那永昌帝心狠,生生捧杀了殿下。”

说到这,他又忙补充道:“不过如今殿下已收敛了许多,都是圣上教导有方。”

“不必替他说话,也不必拍朕马屁。”

圣上朝后扫了眼,见王寿躬身垂了头来,方重新靠回御座上,闭眸养神。

他不怕太子野,就怕他野不起来。

“他要大操大办就随他,他既不怕天下人笑话,朕也能剐的下这脸面。”

圣上无甚所谓的说着,又莫名笑了声:“王寿,可还记得端敏长公主?”

后背按压的力道突然一顿。

王寿瞬间回过神来,忙回道:“自是记得的,奴才未去势就是在本家伺候的,如何不认得主子娘娘?”

圣上颔首,却又问他:“你觉得你主子娘娘可是长情之人?”

大概是这问话不好答,王寿支吾了半会后,方低声道:“主子娘娘,自是重情重义的……”

“放屁。”圣上恨恨扫他一眼:“太子又不在这,你粉饰太平给谁看?”

王寿自拍了下嘴,以示自己说错话了。

圣上自也不会多做计较,只是捋须又问:“你看朕,可又是长情之人?”

王寿忙道:“圣上为将时身先士卒,爱兵如子,为君时善待百姓,体恤官员,深受天下人的爱戴。您,自是情义双全的。”

圣上挑眉将他上下打量,道:“若不是你说的情深意切,朕都当你在出口讽刺。”

王寿双膝跪地:“奴才句句出自肺腑,若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

“起吧。”

圣上收回目光,转而望向案上的奏折。

半晌,他方慢声道:“薄情之人如何能生出长情的主。王寿,你猜猜看,这宝贝疙瘩,他能捧多久。”

王寿起身后就屏气凝神的立在一旁。

闻言,就为难道:“奴才愚钝,实在,也猜不出来。”

王寿的话落了后,殿内突然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寂。

“朕猜,不逾一年。”

圣上的话语不带情绪,可王寿心中却莫名的生了寒。

喜日的前一天,林苑让人拿火盆与纸钱来。

田喜早前已得了他们家主子的吩咐,闻言也无异议,火速让人将她所要的东西备齐了。

林苑默默守在火盆前烧着纸钱,眸光倒映着惨淡的火光,看着那一张张的黄纸,落入火堆里,渐渐被舔舐殆尽,或作了一缕缕的灰烬。

从天明烧到了日落。

在最后一张纸钱化作了烟灰后,她对着火盆深深的三叩首。最后一叩首她未及时起身,却是以额触地,颤抖着单薄的脊背,许久未曾消散哽咽之音。

晋滁听闻,面上并未有太多愠色。

他既已允了她祭奠亡夫一家,就早已预料此情此景。

心里虽有些不舒坦,可想到明日,他内心便也能稍稍释怀。

站在立镜前,他不时抬手整理衣袖领口,愈发让心态放平。

旧的过去了,此后便会迎来新的开始。

铜镜里的人俊朗挺拔,一身红衣衬的人面如冠玉。

祭奠完后,屋里的白幔火盆供品等物就被人悉数撤了下去。

田喜有条不紊的吩咐下人打扫、收拾、整理,挂红帷幔,贴红纸喜字,铺新床新被,桌上备喜果喜糖,瓶里插各色花卉……转瞬间,之前的惨淡苍凉好似被彻底抹煞了,唯余这喜气洋洋的氛围充斥着整个房间。

梳妆台上摆放了明日要用的华贵头面。

田喜亲自捧着嫁衣仔细小心的拿到林苑跟前。让人接过托盘,他掀开上面的绸布,双手托过嫁衣,轻抖了下展示全貌给她看。

大红的嫁衣灼灼入目,每根丝线都似流光溢彩,璀璨夺目。

其上刺绣凤凰于飞的图案,栩栩如生,熠熠生辉。

田喜见她发怔似的盯着嫁衣看着,只是眉宇间却是掩饰不住的疲惫,遂忙人端了补品上来。

“您早些歇着,明个是您喜日子,可有的您忙,养不足精神可不成。”

林苑勉强吃过补品,洗漱妥当后,就躺在床上,缓缓闭了眼。

建武二年十一月初三,未时。

“贺主子爷大喜!”

伴随着府上整齐划一的恭贺声,太子利落的踩蹬上马。

一声令下,最前方的仪仗队开道,洒扫街道,敲锣打鼓,浩浩荡荡的往长平侯府的方向而去。

赤马脸罩铜制面罩,驷马并驾而行,拉着覆着彩幔香囊的翟车,缓缓而行。

两旁跪迎的百姓有那见多识广的,乍一见装饰华贵的翟车,不由大为惊异。这是皇家规制的翟车,比之迎娶太子妃的厌翟车,仅低了一个档次而已。

马上的太子一身红衣,细眸深邃,俊秾无双。

此刻他高坐骏马,殷红的唇噙着笑意,瞧来颇有几分如沐春风的温和。

队伍路过之后,便有卫队专门朝路两旁洒铜钱,百姓欢呼声不绝。

长平侯府,林侯爷早早的带人候着。

待远远见了那浩浩荡荡的仪仗后,立马打起精神,匆忙整袖抻衣一番。

敲锣打鼓声愈来愈近,与此同时,长平侯府外候着的众人也就看清了那浩大的仪仗队伍,看清了那华贵非常的翟车,同时也看见了高头大马上的太子殿下。

太子,竟真的过来亲迎了!

竟还是以翟车来迎。

林侯爷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面上浮现紫红之色。

其他一同候着的京城显贵,无论心中是何种想法,无不面上尽显真诚之色,连连向那林侯爷道贺。

林侯爷忙道:“谢过诸位捧场。咱先迎太子,迎太子殿下紧要,待过后林某再一一答谢各位厚爱。”

太子仪仗近前时,府外众人皆跪拜下来,山呼千岁。

“诸位快快请起。”

太子的嗓音一反常态的和煦,倒令听惯他冷漠阴沉声音的众人,竟感到有些许不适。

太子未再看向他们,而是身体略微侧后,半抬了手。

赤马上的马夫见令后开始驱赶赤马,随即翟车由南至北缓缓移动,在正好转过一圈之后,稳稳停下。

亮轿完毕。

众人见了,有人吸气,有人屏气,心中各有思量。

这架势,完全是按照迎娶闺阁女的规制来的。

亮完了轿,接下来便是送女。

烟花炮竹响过之后,长平侯府世子林昌盛背着大红嫁衣的妹妹出来。

因为有了之前的冲击,如今见了这明显逾制的一幕,众人倒也不似之前般惊异了。

陶氏携府中女眷出来送嫁。

她们哭着道声珍重,有人真心实意,有人浮于表面。

倒是这颇为熟悉的一幕,让她们有些恍惚,好似多年前送嫁的场景又在重演。

只是不同的时,这一回的新娘没有哭嫁,自始至终,一声不吭。

林昌盛将他妹妹背到了翟车上。

隔着重重彩色帷幔,他看不清里面人是否朝府上的方向看过,只能隐约瞧见她无声端坐着,如静画一般。

林侯爷在太子的逼视下,只能趋步近前,咳了两声,故作镇定的对翟车立的人,慈父般嘱咐道:“日后你要好生孝敬……圣上跟皇后,要伺候好太子,遵守宫规,做好良娣本分。”

说完后,他面上微热,二次送女,心里到底些微妙。

走完了过场,林侯爷正要退下,不期抬头间,却见那本来温和含笑的太子,此时沉眸敛目,盯着他颇有些不善。

林侯爷心头咯噔一下,暗道可是刚才他那句说的不对,惹得太子不虞了?

不等他反复斟酌猜测,却听得马上人那微冷的嗓音传来:“孤从前见有慈父叮嘱出嫁女,总还会加上《诗经.周南.桃夭》里的几句。林侯爷今日这番嘱托,着实简略了番。”

林侯爷领会到他的意思,虽对太子吹毛求疵到这般地步感到不可思议,却还是硬着头皮又上前补充了一句:“之子于归,宜家宜室。入太子东宫是你福气,日后,你要孝敬圣上跟皇后,要伺候好太子,遵守宫规,做好良娣本分。”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